清雅_写文太差被关起来了

准备中考,淡圈一年,更新随缘.

【一药】花の语


—三色堇—
一期一振初见药研是在一个月色如水的夜晚。
“我是一期一振。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。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。为了主公,为了这个本丸,粉身碎骨在所不惜。”
同审神者简单交流一番后,他从审神者的房间出来,身后的房门尚未合严,一期便听到一阵急促而略显凌乱的脚步声。一位个子不高,穿着白褂,带着眼镜的清秀少年冲上楼梯,在见到自己的瞬间怔住了。藤色的瞳孔中折射出惊异的光彩,却在好快时间内恢复了平静。审神者的话语依稀在脑内响起:“你的弟弟们都已经等你很久了哦,不过,第一个来迎接你的,该是药研吧......”
一期回忆着审神者的话,脸上浮现了柔和的微笑。这位素未谋面的弟弟,想必也等了自己许久,平日里,更小的弟弟们,都是他照顾的吧。“终于见到你了,药研藤四郎。”又突然发觉这个称呼有些太过生疏,便接着道:“不,药研。”那少年剔透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,俊俏的脸上显现出微微的喜悦,又有些不知所措地搓搓手,声音却是与外貌完全相悖的低沉:“一期兄,铃铛就由我挂上好了。”一期微笑点头。药研脸上很快归于平静,但眼中的喜悦与激动却没有藏住,他略显踌躇地拉住一期的手,邀他一同去一个好地方。
一期依然微笑点头。
爬上屋顶,一轮圆月显得格外明亮而硕大。银色月光倾泻在药研的发上,他的黑发泛着柔顺的光泽。坐在那里,清冽的风拂过面颊,对一期来说是种新奇的感受。看着那个少年略显兴奋地为自己介绍这个本丸,低沉温和的嗓音轻轻挠在自己的心尖。几缕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。他说,弟弟们都等了你很久。他说,以后我们就能生活在一起了。一期轻声应和,在不经意间瞥见少年白皙的颈上挂着一只小小的,御守模样的小袋子。好奇心驱使下,一期问药研那是什么。药研的脸上的神情柔和下来,回答道:“这是最近在我们之间很流行的,自己制作的御守。一期哥要看看吗?”一期接过少年递过的御守,拆开后,发现小袋中是一张叠放整齐的纸条,纸条上的笔迹端正清秀:“希望一期哥能早点来”。心中一瞬间微微泛酸,弟弟们都是这样,日复一日地盼望着自己的到来,又一次次地失望的吗?眼前的少年的笑容依旧温和,眸中满溢着对自己到来的愉悦。药研,虽然不说,但他也已经等了很久了吧。药研作为一位兄长,要承载这么多弟弟们的期盼,一期不禁怀疑他纤瘦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住这过于沉重的期盼。明明自己也是小孩子呢......这么想着,一期伸出手,揉了揉药研的发。发丝细软,摸起来很舒服。“你也可以向我撒娇的哦。”“请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!我已经是大人了!”虽然这么说,但一期分明看见药研藤色的眸中有泪光打转,小小的少年别过脸去不看他,声音有些哽咽。
啊啊,真可爱呢,不坦诚的药研。
“今晚的月色,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了。”少年感慨似的叹了一句,月色下,屋顶上的两个剪影,与周围和谐地融为一体。
告别了药研,一期悄悄打开粟田口短刀宿舍的房门,弟弟们正睡得香甜,桌上摆着的项链和细沙,就是药研刚才说的礼物吧。一期心中五味杂陈,欣慰弟弟们都在一起,又对自己这么晚才来到本丸感到愧疚万分。
等待与被等待,哪一方更痛苦呢?
门外的三色堇开放了。

评论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