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雅_雪晴

吾名为清雅,雪晴为吾妻。

【一药】花の语

—建兰—
最近审神者突然迷恋上了园艺,每天拿着个小水壶哼着小曲儿给她的肉肉们浇水。的确,多肉植物叶片肥厚,色彩缤纷,胖胖圆圆的可爱样子很是讨小姑娘的喜欢。偶尔审神者还会摘一篮子胧月或者瓦松叶片丢给烛台切,说是长徒的,让他做成沙拉给大家尝尝鲜,酸酸甜甜,味道不错。偶尔的偶尔,她还会趁大家不注意,揪几颗个头不小生石花洗洗吃,嗯,嘎嘣脆。
好吧,有钱了不起。
审神者有时也会抱几盆绿植送给刀们,比如歌仙房中有一盆被悉心照顾的文竹,三日月那有几盆菊花,据说不仅能观赏,还能泡茶。药研也被送了几盆可做药材的植物,他欣然接受了审神者的馈赠。
这天,审神者又兴冲冲地抱着一盆植物跑到手入室中,药研正在调制新的药剂,远远听见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朝着自己来,并没有太在意。纸门突然哗啦一声被打开,倒是将他吓了一跳。看清了门口的人,药研叹了口气,放下手中的烧杯,抬眼问道:“大将,有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?”门口的少女眼睛亮晶晶的,哒哒哒跑到药研跟前,献宝似的将手中的植物捧给药研:“呐呐,药研,你看你看,这个是建兰哦,是我现世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。我觉得它的花语很适合你呢,怎样,是不是很好看?”药研无奈地笑笑,这盆花的确好看,火红的花朵开的正艳,花瓣上还有几滴露珠,煞是喜人。“大将,它的花语是什么?”少女闻言灿烂一笑,回答道:“是耿直和温柔哦,很适合药研呢!”药研微笑,接过花道了谢,少女很快一阵风似的跑走了。
药研将花放在窗台端详一阵后,便又开始了工作。天很快黑了,手入室门口怯生生地探出一个小脑袋,是五虎退。他先跟药研打了个招呼,粟田口家的刀们向来疼爱这个幼弟,药研摸摸他的头柔声问他怎么了,五虎退小声回答今天是月见节,主公邀请所有的刀在前厅聚会。药研这才想起这件事,拍拍他的肩让他先走,自己随后就到,又摸出一颗水果糖塞到他手里。看着幼弟开心地跑走后,药研整理了一下衣物,喝了杯水,也出了门。
到了前厅,果然已经有一大群刀闹哄哄地在喝酒吃团子了,审神者正与几把刀谈笑,酒精的作用下,少女的脸变得红彤彤的。几把爱好搞事的刀见药研来晚了,吵着要罚他酒。药研不是什么爱酒之人,酒量也就那样,不过今天的话......接过酒杯,刚要一饮而尽,一只大手便阻止了他的动作。药研往旁边一看,果然,空色的发,蜜色的眼眸,眸中带着些许责备——
“一期哥。”药研平静地朝一期打着招呼,仿佛没有看到对方皱起的眉头。“药研还小,这杯酒我来替他喝。”一期说着就要拿走酒杯,不料药研将手一闪,悠悠开口:“一期哥刚刚出阵受伤回来,还是不要碰酒的好,而且,”药研眼中染上一丝笑意,“论年龄的话,我同一期哥差不了多少哦。”说罢,在一期郁闷而斥责的目光中将酒饮尽。一场聚会被起哄灌了不少酒,按一般人来说应该有些吃力了,但药研却是步履稳健,丝毫不见醉态。一期心中的疑惑渐浓,这孩子的酒量他可是清楚的很,要在平时,药研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,不过今天怎么这般奇怪,难不成是在硬撑?一期在心中悄悄打起了算盘,这孩子真是不可爱,竟然连兄长的话也不听了,回去之后,要好好教育教育他呢......
最终这场聚会以酒喝完了结尾,前厅一片狼藉,没有喝酒的一期帮烛台切收了残局,将药研叫到自己房间里,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。“药研。”“是,一期哥。”望着自家可靠的弟弟带着促狭笑意的晶亮双眸,一期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来。叹了口气,一期轻轻开口:“药研,今天为什么不听兄长的话呢?”药研眨眨眼睛,这个举动在他年少的脸上显得有些调皮。“一期哥,偶尔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呀,而且我喝些酒也不是什么大事嘛......”瞄着自家兄长越来越沉的脸色,药研识趣地禁了声。一期起身走到药研面前,突然从背后将少年搂入怀中,药研一愣,随即挣扎了几下,通过对比双方的力气,他最终放弃了挣扎。“...一期哥?”药研感受到青年轻缓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脖颈上,有些痒痒的。“药研......”一期哥好像搂得更紧了。“药研,今天为什么突然想喝那么多酒?”
“一期哥呀,”药研低低笑起来。
“因为,我今天有喝葛根水哦。”
“还有,一期哥,不要贴那么紧,很热。”
一期一振,重伤。
啊,药研,果真耿直。

评论(1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