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雅_雪晴

吾名为清雅,雪晴为吾妻。

【一药】车技分上下

给fafa的奖励嘻嘻
开车开车嘻嘻嘻嘻
军官一期x军医药研
剧情很烂,看看就好
我车技超TM差啊因为不会开,见谅
ooc ooc ooc
那么以上可以接受的请↓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战场上枪声接连响起,硝烟四处弥漫,时不时的炸起一片浓烟,与火花交织迸溅,一片狼藉中有尸体飞了  出去,满身的血液与烧焦的痕迹,破布片般瘫在地上一动不动。残肢碎肉与血液糊了满地,空气中满是焦味。哀嚎与弹药爆破血液喷溅的声音一同响起。
        对方已是强弩之末。
        己方也有些捉襟见肘。
        药研藤四郎眯起双眼,本是优雅美丽的藤紫眸色,却流露出暗沉锋利的战意。沉稳可靠的军医一旦拿起利刃便换了副模样,那双本该握着手术刀,将一条条虚弱而凌厉的生命从死神手中夺回的手,如今已裹上了一副黑色的手套,纤长的手指稳稳握住一把短刀,翻转间敌人颈侧便有血花迸溅开来,在地上开出溅出难看的痕迹。部分落在了他的手套上,将本是深色的手套晕出更深的颜色。他皱了皱眉,还是没有褪下手套,抬手解决了剩下的两个人,他环顾四周,未发现别的人,紧绷了几天的神经十分疲惫,麻木的手指也有些握不住短刀。他冷冷地望着遍地的残尸血肉,眸中的复杂的情绪最终恢复了平静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真正战场呐。
        不会有儿女情长,也没有自以为是的脑残反派跳出来当人肉靶,只有数不尽的炮火与攻击,尔虞我诈,谁都不知道自己的死期为何日。
        身后突然响起的脚步声猝不及防,药研瞳孔一缩,暗骂自己的轻敌,瞬间握紧了短刀向后方的人攻去,招式狠厉迅速,却在看见那人的容貌的瞬间收了手。惯性使然,他没站很稳,踉跄了一下竟是直接扑向他,被接了个正着。
        一期一振应该也没有料到这种情况,一时间被他撞得倒退几步才稳住身形,望着那个几日不见又瘦了些的身影,眼神渐渐柔和下来。整了整药研略显凌乱的衣物,笑起来:“药研是不是想我想的紧?几天不见就这么热情呀。”面前少年身形的人听到这流氓似的话冷哼一声,举起手中的短刀示威似地挥了挥,耳尖却是有那么一点点红。
        哦,去你妈的战场没有儿女情长。躺在地上的碎尸表示冷漠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们也只是强弩之末了。”一期一振微微阖眼,“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药研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,转身走向较为隐蔽的一堵墙。一期也习惯了恋人这点小别扭,慢慢地跟在他身后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交换了一个充满尘土和血腥气息的吻。
        药研的双臂被一期叠在一起压在墙上动弹不得,于是整个人绷成了一条直线任人弯腰压着亲。他有些累,不想挣扎也不想反抗,意外温顺地接受自家将军的亲吻。舌尖被拉出来与之纠缠,柔软冰冷的唇瓣又被撕咬研磨,有丝丝的疼痛传来,随后口腔中的血腥味又重了些。这个吻极尽绵长又带些粗暴,药研喜欢被这样对待,喜欢对方对自己强烈的占有欲。
        一吻毕,二人喘着气分开几秒,又再次吻上对方,黏黏糊糊的水声在偏僻的角落有些明显。一期的手已经不安分地覆上药研的腰侧,轻轻抚摸揉捏。药研的肤色本就苍白,面颊上那一抹红便格外显眼诱人,他的呼吸有点重,刚刚被钳制住的双手现在环在了一期脖子上。突然一声枪响划破了过于火热的氛围,二人瞬间分开,暗骂这不长眼的敌军会挑时间。药研刚被撩起来的一点情潮退得干干净净,一把短刀在手,气势陡然一转,整个人都凌厉起来。一期缓缓拔出太刀,刀锋反射出森冷的光。
        来的都是些杂鱼,实力中下,可耐不住人多,几百号人对上两个人,是铁了心要干掉他们了。二人都很疲惫,抵挡也越发力不从心。稍不注意,药研脸上便被子弹划出一道血痕。因军装为短裤而露出的两条大腿上也被刮出几道血痕。刚躲完子弹划开两个人的脖颈,又有一个人举着刀冲过来朝他的要害砍。一期咬牙,挡开正在围攻的两个人便冲到药研身边,身体比大脑反应得更快,左肩结结实实挨了一刀。血液溅在脸上的温热触感让药研愣了一瞬,刚才不顾一切护住自己的男人疼得忍不住“嘶”了一声,朝他使个眼色:
        ——撤退!
        药研与他何等默契,眼神一凝,转而向同一方向进攻,硬生生地与一期杀出一条血路,转头就向路边一辆敌方的车奔去。夺车并不费力,药研开门抹脖子丢人关门动作一气呵成,还顺便把一期塞到了副驾驶,发动车子一脚把油门踩到底。敌人的子弹在车厢上摩擦迸出火花,药研尽量躲开子弹,驾着车直冲进人堆里——
        一期不忍直视地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等到惨叫和枪声都消失得差不多了,耳边只剩下发动机的轰鸣声,一期才睁开了眼睛。驾驶座上的少年皱眉开车的样子很认真也很有魅力,漂亮的紫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,一期却时不时感到他担忧的视线飘过来,触到他的视线,又立刻缩了回去。样子严肃又可爱,于是一期的笑意敛不住了。只是:
        “药研你开个越野车怎么晃得跟卡丁车似的啊要稳要稳点啊!哎哎哎不要撞树你玩碰碰车呢?!啊嘶专心看前面我没事,车要翻了要翻了啊!”
        只是这车没有跟蹦迪似的活蹦乱跳神采奕奕的话,药研还能更有魅力点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找了个安全的地方简单地处理了一期的伤口,被颠得七荤八素的一期表示拒绝说话,药研盯着那道不浅的伤口沉默不语,突然一巴掌拍在了他右肩。虽然没有拍伤口,牵连着的刺痛还是让一期一个哆嗦,然后便被药研狠狠咬住了唇,一番胡乱撕咬。气呼呼的药研变成小狗啦,一期温柔地笑,手掌覆上他柔顺的黑发,不出意料地被拍了开。
        “行了,回营里去吧。”药研刚走向驾驶座便被一期连拖带拽地扯下来塞进了副驾驶。
        一期:淦老子肩膀真疼,我就是从车上跳下去,也不会开一秒钟的车。
       一期:等等药研你冷静,我来开车我来,我肩膀一点也不疼,真的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营地,二人简单地清理了一下,进了房间。

清雅:看,我开车了吧嘻嘻嘻嘻


哎呀行了知道你们想看真车
走链接嘻嘻

评论(14)

热度(34)